範文‧賞析 從歌劇魅影看才子對藝術的堅持

【賞析】從歌劇魅影看對藝術的堅持

從歌劇魅影看對藝術的堅持

文/真昀

SING FOR ME!

創業之路,是黑的,夜裡的聲音只為我們而唱。因為路過找不到人,只好很孤獨的一個人跑去看歌劇魅影。這不看還好,除了CARE為什麼不能刷卡之外,對於整個空間真的太失望了!同時是TOYOTA車主,又是玉山持卡人,卻只能負擔原價,而且2800元的座位,卻是在最後一排。心中要有多嘔就有多嘔。不過這不是重點,這一篇我是想來談一談,我從Christine身上感受到的震撼。

為Music興奮不已!

Let yur mind start a journey. 歌劇院的魅影,以驚人的天賦吸引住克莉絲汀的注意力,這和中國文學當中,才子佳人相會的情節,根本就沒有兩樣吧!氣凝丹田一路飆高音後(練聲曲VOCALISING),不停的Sing For ME,戛然而止。克莉絲汀沉醉在The power of the music當中,那陶醉的眼神,甚至在(power) of the night結束之後,我看不僅僅是魅影的my song take flight,克莉絲汀也為自己可以隨著音符飛入更高的天地而興奮不已吧!

夢想能夠實現 這魅力有多大啊!

如果有人說,他願意替你實現夢想。假如這個人是我,我又剛好有夢想。我會有多興奮?克莉絲汀的反應,讓我深深地感到震撼,似乎,我從來沒有過這種狂熱。或許,夢想的魅影,無數次在夢中到來,In dreams he came。可是,我們真的有好好抓住,以熱情回應嗎?甚至不惜一切代價,祈求Do I dream again?

魅影不能沒有克莉絲汀,克莉絲汀更是希望自己被brought to this kindom of music。而且這個國度,是where all must pay homage to music。當音樂變成一個信仰,就是克莉絲汀的全部。對於我們自己呢?每個人是不是有自已的夢想,讓自己一路追尋呢?只有在這裡,才能夠不停受到音樂天使的眷顧,wakes imagination!

才子佳人的氣質

什麼是才子?什麼是佳人?白話一點就是氣質。古代男女談戀愛,或者向自己長輩描述心上人的事蹟,用的多是對方的才氣或樣貌。這就好比是今天的小朋友,在談論對方時特別容易迷戀成績好的學生,或者是迷戀擁有高學歷的同學,意思是一樣的。

在過去的華人社會,有的是功名考試。而科舉評選的,往往是八股的能力。所以功名會顯示一個男人的魅力,但除此之外,詩詞曲賦的造詣,也是他們的重點。女子的話,除了美貌皮膚潔白與否,如果會做些女紅,或寫幾首詩,也往往容易讓男人拜倒在五柳裙下,這些就是內涵,就是底蘊。也就是所謂的「才女」。

在歌劇魅影中,這顯然就是音樂,歌唱得好,比一切都重要!只有如此,這種好要更好,為一個事物可以奉獻出一切,就是藝術的狂熱。如果說,有任何一個事物,可以達到這個境界,那就是藝術。如果對科學會研究的追求,到這樣的地步,哲學的最高境界,都可以歸宗於藝術。

藝術藏在心中 只有自己看得到

In side my mind懂得欣賞,比什麼都重要。能夠齊聲對唱our strange duet,只有一個人是無法攀上高峰。棋靈王有說過,只有兩個人對弈,才能下出神之一手。圍棋,一個人是無法下的。歌劇也是,如果沒人有辦法為自己搭檔,這種空虛感與失落,只能躲在地窖內痛哭囉。

不過,歌劇魅影又有一點點不同。他喜悅克莉絲汀可以和他一起攀上音樂巔峰的同時,也是希望克莉絲汀能夠幫忙他表現出他自己。I am the mask you wear這句話,不曉得為什麼我一直感覺有佐為的影子,因為無法自己出來,所以只好透過他的嘴,It’s me they hear.

克莉絲汀唱出的不是克莉絲汀的聲音,唱出的是魅影的聲音。可是這層關係,只有她們倆自己知道,Inside my/your mind。看到魅影,He’s there那種渴望,就像阿光發現佐為消失後的震撼,就害怕有一天,魅影會從自己眼前消失。這個最接近音樂之神的存在。

我們是否能重新尋回對某事物的狂熱?

被學長質疑:「你到底為什麼要讀這些?你想做什麼?」我幾度都回答不出來。這問題其實我發現很久。現實很殘酷,有些abandon their defenses不是那麼容易,gently的社會並不存在,只存在夢中才能slowy 的去傾聽,要turn face away from the garish light of day更是難上加難。尤其要從一個很高的位置下來,放下一切去追自己要的。最後的結果,往往連自己想要的都開始感到疑惑。

如果一個人花一生追求一個事物,最後結果也可能面臨失敗。那為什麼不考慮從一開始就追自己想要的,最後也是同樣的結局?沒有一條路是保證成功,那為什麼要把這個風險讓給一個自己不想要追求的事物?在兩條路之間搖擺,最後被炫麗的陽光,遮蔽自己的內心,創業之路是In the darkness。Music是the darness of the music,沒有光明,只有黑暗,看不到路,但是聽得到水聲。

解放感官 相信黑夜中的方向

想想看,Dare you trust the music of the night? 我們要試圖去abandon their defenses,縱使有機會在偶然的時刻裡Night time sharpens, heightens each sensation,我們撞見自己最真摯的想法。我們有辦法去面對他嗎?我們膽敢向宇宙祈求自己的夢想嗎?我們會發現自己其實有夢想的嗎?我們有辦法讓自己最誠摯最蠢的自己,去deceiving我們自己,將deceiving變成一種trust嗎?縱使已經hearing,我們要有勇氣去tell the truth!並相信,the truth is what it ought to be。

當面具被扯下時 我們又該怎麼辦?

Deceiving是音樂魔術,我們說服自己向前。可是如果有一天被魅影醜陋的外表嚇到,當我們發現自己以為要奉獻的事物,並不如預期時,我們該怎麼辦?是否有辦法倘然的接受對方的面容?還是會開始恐懼?開始逃跑?讓音樂的天使震怒,讓天使變成魔鬼。當我們對天使的敬畏融入恐懼draw back in fear,我們又該怎麼看這位過去的導師?

Mask會讓人好奇,忍不住想要去揭開幻想背後的面紗。Mask是否就是現實的殘酷?或者是自己逃避的所在,克莉絲汀去揭露魅影的面紗You little prying Pandora!克莉絲汀是真的只有好奇心嗎?純粹只是個調皮的女孩嗎?You little demon!天使震怒詛咒:Now you cannot ever be free!

夢醒時分 比夢中更加怪異

如夢初醒之際,我們會發現,我們可能被自己的夢想所綑綁住。這或許就是所謂的七年之癢。面對外面繽紛世界的誘惑,我們又該如何面對這份過去的熱情?Can you even dare to look我們殘酷的面對,悲慘的發現stranger than you dreamed。

當我們發現,社會與政府和大企業,會以各種方式來侷限新產業的發展。當我們發現,自己熱愛的產業變成職業,我們又該如何處理自己內心碰到的煎熬?當生活與保護的城牆高高築起,我們是否有辦法攀過城牆,建立起專屬於自己的甬道?

渴望天堂 偷偷地 煎熬

誠如天使勇膽的面對醜陋,卻也卑微地祈求克莉絲汀的合唱。在地獄裡燃燒,偷偷地渴望。醜陋之下,是美麗secretly dreams of beauty。這股癡情,是成功的關鍵。捫心自問,我們是否有這份覺悟?去貫徹自己的想法?

然後,我們會殘酷的發現,首席女高音卻佔據我們的位置。Your public needs you!這麼一個世界的傳統,運行的遊戲規則,Your devotees are on their knees to implore you! 相反的,not rather have your precious little ingénue?這是多麼的殘酷,不要音樂的天使,不要醜陋的外表,連帶不要黑暗的音樂。觀眾呼喊著的是誰的名子?是首席女高音?Can you bow out when they’re shouting your name?我們無法拒絕大多數人的意志。藝術的巔峰,永遠是孤獨的,不允許群眾聳立。曲高和寡,說的也就是如此吧。

別無所求 黑暗化歸光明

黑暗過後,光明是否會到來?光明照亮黑暗,黑暗還剩下什麼?Forget these wide-eyed fears忘記,似乎是唯一的選擇。當黑暗籠罩白晝,Clearly, madam Giry. Genius has turned to madness.天才與瘋狂永遠只有在一線之隔,不被光明接受的黑暗,只有被社會吞噬的悲慘結局。天才是孤獨的,光明不會為黑暗著想,Please, madam Giry, for all our sakes.將天使公審,是人們唯一會做的事情。

克莉絲汀,究竟是一位平凡的女子?還是天使的化身?Wishing I could hear your voice again當我們相信我們內心的悸動,歷經多次的轉折,白晝,彷若也可以靜觀內心Why can’t the past just die?當年渴望消失的黑暗,真正消失後,是懷念的開端。

對夢想說再見 結束徘徊向前

黑暗已經消失,Help me say goodbye痛苦的悔恨自己親手葬身天使,可是這該怎麼辦?自己屈服於各種元素,拒絕自己的夢想。是否能挽回一些什麼?可是當夢魘再次於內心來到,要不要擁抱恐懼?Wildly my mind beats against you問問內心最真誠的想法,Yet your/my soul obeys當所有的面紗都已經揭去,剩下的是最純最真摯的想法。這些,就是藝術。理想與夢想,是我們的守護神。You/I denied me/you, turning from true beauty

一波三折 前進是夢碎的開始

如果幻滅後是逃避,夢碎是否有辦法復原?對於創業家而言,最困難的莫過於實踐自己的想法,終於經過幾番的挑戰,重拾自己的瘋狂。最摯愛的人,卻說:Now let it be war upon you both!我們曾經吻過,曾經擁抱過,我以為是對我最穩重的支持,現在卻站在我的敵對方,這是為什麼?是我走偏嗎?我想貫徹我自己的想法。創業的路是黑色的,在黑暗裡的燭光,如今燭光被白晝吞噬,一起讓人找不到黑色的創業之路。This could be the chance to ensnare our clever friend黑色的道路,融在黑暗的世界當中。白晝吞噬黑色,讓創新之路,從此消失滅跡。The curtain falls!

自己是自己最大的絆腳石

於是,克莉絲汀疑惑了,她參與捕捉自己天使的計畫。Am I to risk my life, to win the chance to live?想要再次捕捉黑暗,讓自己可以安逸的活在白晝當中。但是一方面,卻也希望No use resisting abandon thought and let the dream descend.矛盾的心理,展現無遺。

黑暗,攫去了女孩。You have come here in pursuit of your deepest urge。結局如何?歌劇魅影是深深的一吻,夢想消失在黑暗當中,女孩在深刻的一吻之後,女孩與男孩遠走。但是遠走到一半,又跑回來。魅影的渴望I long to teach the world帶領女孩Rise up and reach the world,就像棋魂的最終結局,Seemed to cry “I hear you。魅影就此消失在黑暗之中。

夢想呢?希望大家,都能夠聽見,Heard as the outcast hears。